Posted on

麻豆传媒映画公司艾秋

【 WWW.】,精彩小说免费阅读!

史藏觉得有些烦躁,洪州的天气似乎太热了,让人有忍不住想杀个人解解气的冲动,尤其是有只大苍蝇一直跟着的时候,这种感觉就更加的强烈。

他偏过头看着冤魂不散,一直跟在自己身边,满脸笑意的庄柔,冷若冰霜的说道:“到底想干嘛,别再跟着我。”

“那边的采花贼靠不住,我觉得比他厉害多了,教我武功好不好?”庄柔赶快收起笑容说道。

就她还用得着向自己学武,简直就是笑话,史藏冷声说道:“我刚才就说过了,我教不了,再说也没用。”

庄柔挡住他的去路,皱着眉保证道:“我肯定不会给丢脸,要是我强点,对大人也只有好处啊。”

史藏忍无可忍的说:“我只会杀人,要是想学很简单,只要多杀几个人就行。再说,我看也不用学什么,买个猪头摆在院子里,练练快准狠就行了。”

“猪头?”庄柔愣了一下,就看着史藏甩手走了。她立在原地摸着下巴想了半天,便出去打算买两个猪头。

往外面转了一圈,才知道要是没提前定下,猪头那可是大清早就会被人买去卤掉,这都下午了,哪里还有猪头可买。

平日买菜做饭,她也不会去专门买猪头,那种东西自己拿回家都不知道要怎么煮来吃。

于是,庄柔便在离衙门最近的菜市中,在一家肉摊上定下每日两个猪头。早上他们杀完猪入城摆摊时,顺路送到衙门给守卫便行,钱那可是提前先付了一月的了。

平时猪头卖起来也是费力,现在官府直接定下每天两个猪头,还说以后搞不好还会要更多的,这让张屠夫喜出望外。

花裙女郎清秀外拍显妩媚

他可是眼红往衙门中送肉的人,想想这衙门中这么多人,一天光吃肉就得花去不少银子。现在有这么好的机会攀上关系,他可半点也不想只卖两个猪头,便谄媚的说道:“大人,只要猪头吗?这肋条和后腿肉可好了,也来一点?”

庄柔摆手说道:“不用,猪头就行了,其它的地方没用处。”

“怎么会没用处,大人,我这肉可新鲜了。”张屠夫一听,赶快提起块肉说道。

庄柔便笑道:“真的只要猪头就行了,我不是用来吃,是用来练手的。”

张屠夫愣住了,这练厨艺还有拿猪头试的?

见他一脸懵的样子,庄柔怕他误会自己爱吃猪头,便解释道:“猪头骨结实,我想拿它们来练一练,如果能一击就打把猪头骨打粉碎,这就算是练成了。”

“啊!”张屠夫总算是听懂了,吓得手上的猪肉都掉到了案板上,这是要把猪头当人头来打,练杀人啊!

见他终于明白了,庄柔便欣慰的说道:“听明白就好,也不枉费我特意解释给听。记着明天送过来,可别忘了。”她摆摆手就转身离开了,只剩张屠夫心慌慌的站在摊前回不过神来。

等庄柔走远了,他才缓过劲来,一个劲的拍着胸口,这位女官爷果然可怕。不过下次再遇到她行凶时,自己喊出猪头一事,也算是有点交情,可以在她手下逃过一劫吧。

这样一想,张屠夫又觉得赚到了,直接往衙门里送猪肉的,也不会让这位官爷记住,还是自己划算。

虽然学武没成功,但能定下两个猪头提升自己的实力,庄柔心情还是很不错。这认尸告示贴出去也没人来,她还得带着告示出去探查,干脆就早上打猪头,下午出去破案好了。

她刚回到衙门,马德正便急冲冲的迎了上来,“庄姐儿,京城送信来了,有的家书!就在大人那里。”

“哥写信来了!”庄柔心中一喜,顿时满脸笑意飞快的往清风居跑去。算了算自己到这里才这么点时间,却发生了这么多事,这地方也太不吉利了。

庄柔心中暗喜,觉得肯定是哥哥想她了,真是让人拿他没有办法啊。

她一阵风似的跑进清风居,老远就喊道:“大人,我哥的信呢,在哪里!”

楚夏正坐在书案前,装作正在认真办公务的样子。花宇楼上位的特别快,身为随身书吏已经坐在清风居中,正拿着本书册,在绘声绘色的读着,“那妇人罗衫轻解,露出玉脂娇肤……”

正要讲到关键地方之时,庄柔风风火火的冲了进来,不顾两人受惊的目光,飞快的左右张望了一下,发现桌上有个不小的包袱。

她立马冲了过去,一把就抱起包袱,高兴的喊道:“肯定是这个,哥哥竟然给我带了这么多东西!”

楚夏不高兴的说道:“喂,知不知礼数,进来也不通禀一声才行。”

“谁理啊,别吵。”庄柔懒得理他,把包袱高高举过头顶,开心的转了一圈,才蹦蹦跳跳的跑到吃饭的圆桌前。把包袱放下,就急巴巴的打开来。

包袱里面有一封信,除此之外还有些衣物和一包包点心。

她拆开信仔细读起来,果然和在家里面一样,全是些叮嘱她要保重身体,别乱惹事,如果真的有闯了祸,便让荫德郡王背黑锅之类的事。

信中唠唠叨叨如老妈子般写了很多,怕她担心自己,庄学文也说了一下自己,除了要去宫中当两个时辰的伴读,日子过的和以前一样,叫她放心。

“真好……”庄柔看完信笑了笑,然后又再仔细看了一遍,这才小心翼翼的收好放入怀中。

楚夏斜眼瞧着她那样,哼了声说道:“只不过是自家哥哥写的信,瞧那样子,不知道的还以为是情郎呢。”

庄柔现在心情格外好,不和他这种幼稚的人计较,只是挑挑眉得意的说:“情郎可以吃吗?哥哥还给我带了这么多东西过来,全是京城中我最喜欢吃的!”

“不过别想了,我什么也不会分给吃的!”她一把抱住包袱,朝楚夏吐吐舌头,就想全抱着走掉。

楚夏恶从胆边生,看她要溜走了,立马说道:“还不知道吧,皇上刚刚任命御马监秉笔太监冯惊水为掌印太监,统领拱卫亲军,保护皇上的安危。”

冯惊水?

庄柔站在门口眨眨眼睛,那个长的像个妖,又噬血的太监,还真是混的不错啊。她耸耸肩说道:“他升官关我什么事?”

“不知道对他做了什么,据他身边的人传出来,他好像对很有兴趣。”楚夏似笑非笑的说道。

“是谁乱传这种鬼话!”庄柔没好气的说,“我又不是宫女,还能和他对食啊!有种他就来,看我不一棍子打爆他的狗头!”说完她就抱着包袱跑掉了。

楚夏摸了摸鼻子,要不是花宇楼在这里,他真想告诉庄柔,让皇帝下决心任命冯惊水的就是庄学文。

真不知那时候,她会是副什么表情。